第48章 令嫒怀了我的孩子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lskj.com/,阿斯顿维拉

黑暗中我看不见他的双眸,却从未像此时此刻一样信任一个人,好像信任他就是与生俱来的一种本能一样。

他是孩子的父亲,是我曾经心甘情愿冥婚的丈夫,即便我没有了记忆。可是冥冥之中对他的那种感觉,依旧藕断丝连的存在着。

“小丫头,谢谢你的信任。”他吻了一下我的前额,又宠溺的揉了揉我的后脑勺,说道,“很多事情我都没有办法向你解释,等你恢复记忆了,我就会告诉你所有的一切。鲲”

“你的情况有些特殊,和普通活人失忆的情况不同。司马倩是阴阳代理人,她能自由出入幽都和阳间,她会帮你想到办法恢复记忆的。”凌翊说完以后,似乎又对我微微隆起的小腹感兴趣了。

虽然一句话也不说,却能感觉到他在沉默之中,对我腹中宝宝的那种深沉的父爱。

空气中传来了凌翊的轻笑声,他将我的头压在他的胸膛之上,低声问我:“饿了?我带你出去吃饭。”

“你……你伤好点了吗?现在能下床走动吗?”我摸了摸他的胸口,他似乎已经穿上了衬衣,暂时没有摸到他胸口的伤口。

旁边的司马倩用冰块一样的声音代替凌翊回答了一句,“我给老板带了几个天魂,老板暂时没有事情。这具身躯应该还能再坚持半个月,如果天魂数量足够,或许能更久……”

凌翊现在给人的感觉像是好多了,大概就是司马倩带来的那几个天魂的功劳。听之前的婳魂说,凌翊的魂魄不稳定,全靠这具肉身撑着。

“老板娘,这个不好说,说多了老板要怪我多嘴的。你要是想知道,就自己去问老板。我该走了,简烨早晨看不见我,该起疑了。”司马倩的高跟鞋在黑暗里踩得鞺鞺鞳鞳的作响,声音渐行渐远。

现在大概是凌晨的四五点钟,等到天亮以后,凌翊和我穿戴整齐,就让司机开车带我去吃早点。

他和婚礼现场一样,戴上了沉闷的口罩,遮住了脸上的疤痕。虽然是带着口罩,可是整个人依旧给人感觉神采飞扬,威严而又气势。

我之前穿着白色缟素的抹胸古服,奇怪的要命。据说是婳魂想要吓唬吓唬我,这会子换上了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看起来才正常多了。

只是凌翊家的镜子实在太恐怖了,动不动就会伸出一只带血的爪子来。凌翊说他家的房子里,每一面镜子都住的一只镜灵,而且都有自己的故事,让我不用太害怕它们。

宾馆并不豪华,只是一晚上三四百块的大床房。凌翊好像挺了解他们的,知道他们两个人的心理价位,预定了舒适又不贵的房间。

我妈妈刚开门见到是我们,还没请我们进去,就有些紧张的看着凌翊,问道:“小连啊,你终于来了。”

要知道我第一次和他见面的时候,他是从一个千年棺材里爬出来的千年僵尸,怎么也得算是我们的祖宗了吧?

可是凌翊一点都不介意,嘴角扬起一丝爽朗的笑意,略带歉意的说:“我公司有些事,来的晚了。不知道两位在这里住的可好?”

看着脸上的表情恭恭敬敬人畜无害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算计人的时候那满脸狡猾腹黑的样子。

“怎么样我们菲菲的婚礼进行的顺利吗?那个简家大少爷没有欺负我们家菲菲吧,再怎么说他们两个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妈依旧没让我们进屋,看了一眼我,居然当我不存在直接问凌翊。

看着我妈妈絮絮叨叨的,好像操碎了心的样子,我心头就觉得有些不忍。下意识的摸了摸小腹,我妈也是眼睛贼精,也瞅了一眼我微微隆起的小腹,瞪大了眼睛不敢说话。

我爸爸坐在里面看报纸,所以没抬头,只是冷不防的补充了一句,“什么简家大少爷,简烨就是简烨,小时候你还管他叫阿烨呢。”

我的爸爸和妈妈大概都不知道我和简烨之间的恩怨,跟没办法承受其中的变故。但是我和简烨已经分手的事实,肯定是瞒不住了。

他慢慢的将手里的报纸叠好,然后看着我,“这小子和以前变化太大了,上次请我们去简家,我就知道没安好心。居然非逼着你结婚,好好的大学生结什么婚……又同时跟男人和女人都好上了,也不嫌丢人。你不跟着他,才是好……”

听我爸爸的话,他好像不太喜欢简烨的样子,而且好像早就知道我和简烨分手了,一点都不惊讶。

“整个江城的人都知道了,我还能不知道?”我爸爸把报纸翻了一面,上面是简烨和司马倩的结婚照片。

“伯父,我能打断一下您说话吗?”凌翊突然插嘴,彬彬有礼的给我爸爸倒了一杯茶,嘴角依旧是那种温和的如同乖宝宝一般的笑容,“我是真心诚意的要娶苏菲,希望你们能同意。”

我爸爸本来正在喝茶,一口就喷出来,喷在了报纸上,“你这个小子你说什么?你要娶我女儿?我说呢,你怎么这么好心把我们安排住下。原来打了坏主意,我不同意……”

凌翊的嘴角扬起了一丝腹黑的邪笑,“爸爸,你会同意的,因为令嫒千金……有了我的孩子。”

当凌翊用一种温文尔雅的口吻,告诉我爸爸我肚子里有了他的宝宝,我就有了一种我彻底完蛋了的感觉。

我们家算是半个书香门第,爸爸妈妈都是教育从业者。平时就是家风严谨,现在亲耳听见我干了这么出格的事情,非扒了我屁不可。

膝盖骨已经发痒,大概我身后只要有一个人轻轻推一下,我就能跪在地上立刻给我爸爸和妈妈认错。

没想到凌翊却是轻轻的从我身后环住了我的腰肢,稳住我的身形说道:“希望爸爸妈妈能成全我们,从此以后让我来照顾苏菲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我妈妈非常为难的看着我稍稍隆起的小腹,我的月份少说有两三个月了,穿这种修身的t恤根本遮不住。

“你为什么不洁身自好,我还以为全都是简烨的错,没想到连你也……”我爸爸在沉默了片刻突然发飙,从椅子上窜起来,打算揪住我的衣领。

他的肌肉结实如同岩壁一般,直接就把我爸爸给挡出去了。我爸爸没有凌翊高,只能瞪着凌翊宽厚的肩膀怒吼,“你小子给我闪开,我教训我闺女,不要插手。”

我妈看到我爸要揍我了,迟疑了一下,还是拉了一下我爸爸,“先别动手,先问清楚情况啊。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万一冤枉了孩子怎么办?”

要是没有凌翊挡在我面前,我大概都要崩溃了。我平时最在乎的就是我父母的感受,我不希望他们的人格受辱。

“爸爸……我……”我喊了一声他,从凌翊的身后走出来,认真的看着我爸爸的侧脸,一字一顿认真的说道,“我七岁以前的记忆虽然想不起来了,可有些事我都知道了。我……我到底是谁的孩子?”

我妈妈哭了,她本来是持中立态度的,这时候却死命的打着凌翊的身体,哭喊道:“是你……是你想要离间我们骨肉至亲,你要抢走我的女儿,你这个混蛋……”

我说出这些并不是要离间我和我父母之间的感情,相反我希望他们能理解我。我上去抱住了我妈妈的胳膊,低声的说道:“凌翊就是我七岁以前,就认定好的丈夫。我虽然不记得那些,但是命运又让我们相逢了。难道你们不知道我曾经和人定下婚约吗?”

“你……你是连家的人!”我爸忽然如同如梦初醒一般怔怔的看着凌翊,他走到凌翊面前,仔细的看着凌翊的脸庞。

这个连家,在我爸爸的嘴里,好像有着格外不同的意义。我爸爸伸出他粗短的皮肤干黑的,指尖还有被粉笔上石灰所腐蚀的伤痕的手指脱去了了凌翊脸上的口罩。

他看到凌翊脸上烈焰灼的伤疤,显得更加的迷茫,喃喃的说:“小耀,是……是小耀……你小时候的时候,我见过,那时候脸还没受伤……”

本站推荐:邪性鬼夫,夜夜撩我的艳鬼丈夫我的千年女鬼未婚妻恐怖都市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最后一个鬼修我老婆是鬼王最后一个道士死人经阴阳抓鬼人不死法医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全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沪四爷Gg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沪四爷Gg并收藏不死法医最新章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