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尔金60年写出神话史诗《精灵宝钻》 将不拍电影

一个坏消息,也是好消息。《霍比特人3:五军之战》已确定是彼得·杰克逊“指环王”系列的收官之作。粉丝们心心念念要求将《精灵宝钻》一并电影化的心愿,最终没能实现。《精灵宝钻》是原著作者J·K·托尔金耗费60年之久精心打磨的神话史诗,是中土世界一切的开始。相比《霍比特人》的“童稚与轻巧”,《精灵宝钻》大气唯美、磅礴壮阔,更符合成熟观众市场的定位。这么好的故事反而不拍了?粉丝们难免失望,又总好过真的落在彼得手上,史诗味荡然无存。

续集,是许多导演难以跨越的障碍。在《指环王》(又名《魔戒》)三部曲获得无数票房与奖项后,将托尔金所有“指环王”作品搬上银幕的雄心在彼得身上与日俱增。然而,托尔金之子克里斯托弗却始终不肯将《精灵宝钻》交到彼得手上。他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说:“《指环王》电影系列并没能将我父亲的书完美还原。书中的美学、哲学性被剥离了很多。”事实上,《霍比特人》最终的呈现也的确印证了克里斯托弗的担忧。观众只是在为情怀买单,而并非电影本身。

《精灵宝钻》的故事交代了人类与精灵的起源。观众所熟知的盖拉德丽尔、埃尔隆德和甘道夫等中土元老级人物,也出现在这本书中。三块由智慧精灵创造的宝钻有一天被黑暗魔君夺走,随即引发了中土各种族的贪婪争夺,他们不惜违背与造物神许下的誓约发动战争,人类与精灵的命运由此改变。评论家认为,这是“一本严酷、悲伤、细密构思而又美丽不已的书,充满着英雄主义与希望”。这一点,不得不佩服托尔金缜密而深刻的“史观”态度。他不仅运用真实世界中的纪元、编年等纪史方法,将整部《指环王》系列串联成一个丰满的虚幻空间,铺设出合理而严密的地域纵深与时空纵深。同时,语言学家出身的托尔金还专门创造了一种语言——以昆雅语与辛达林语为主的精灵语。这也正是《指环王》超越《哈利·波特》、《纳尼亚传奇》等魔幻小说之处,托尔金的魔幻小说更具有经典的厚重感。

《精灵宝钻》足以令读者“脑洞大开”,但要说电影改编,宏大的线索处理恐怕比《霍比特人》更难。找不准叙事重心已经让彼得无法转身,从《霍比特人》“平庸”的呈现来看,他是很难接下这个任务的。毕竟,彼得离开正传已经太久了。中土世界空灵渺远的浪漫气息,就像飘荡在风中的动人传说,只剩下树叶的余音作响。但导演嘛,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lskj.com/,阿斯顿维拉总是不甘心“意犹未尽”。

中土世界,这个在托尔金笔下由人类、精灵、矮人、霍比特人等各种族、部族组成的虚幻世界,还有太多的历史传奇没有说尽,也毋需说尽,这正是架空史诗的魅力所在。电影正传中“含而不露”的处理是精彩的,在《王者归来》中,人类国王阿拉贡用精灵语唱起了一首爱情之歌,歌曲传颂的正是“精灵宝钻”的故事:凡人贝伦爱上精灵露西恩。而他与精灵公主亚纹的今世命运仿佛历史的重演,相似却不尽相同。造物主维拉创造了美丽优雅的精灵,他们聪明、理性而轻灵,永世不灭。而人类是梵拉最喜爱的孩子,为此他们得到了一份馈赠——有限的寿命。隔着时光的年轮,精灵与人类跨越种族之爱,注定是一首无望而孤独的悲歌。贝伦与露西恩、阿拉贡与亚纹的爱情成为盛开在英雄之路上的旖旎之花。正是因为庞大的架空历史犹如隐秘的脉搏,让凄美的爱情有了合理的开始与最美艳的结局。

因而,即便看不到《精灵宝钻》成为电影,也好过其沦为平庸之作。并非所有的故事都要展开细枝末节,含苞待放的美也许更令人垂爱。

如果《指环王》系列以《王者归来》结束,倒也不失为一雅。当落英静静飘零,中土世界在一番血战后,万物渐归各自生息,精灵族将乘船前往西方乐土。人类国王阿拉贡在白城上加冕,他哼唱着三百年前他的祖先流亡到中土时的诗句:“越过大海我来到中土世界,我和我的子嗣将永居于此,直到世界末日。”也许,这样才是史诗该有的终章。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