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战胜德军虎式坦克的迪安少将进军平壤说我想尝尝朝鲜冷面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韩国首都3天即告失守,李承晚在韩国大田建立陪都。美军24师奉命进驻朝鲜,迪安少将为美24师师长,在接受韩国记者采访时,迪安并不把当时正乘胜南下的朝鲜人民军放在眼里。开玩笑地说:“我很想尝尝平壤冷面。”随后24师部队陆续投入朝鲜战场。他瞧不起朝鲜人民军狂妄叫嚣:“在世界一流的强兵面前,任何敌手必败无疑!”迪安为什么这么狂妄,自然有他的资本。

迪安出生于1899年8月1日,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他在校期间就参加了后备军官训练团,并成为一名陆军少尉。1941年,美国正式参加二战,充满战斗热情和“学院派修养”的迪安很快升为陆军准将,不久又被任命为第44步兵师师长,军衔少将。

1944年,迪安所部开赴欧洲战场,在巴顿麾下征战德国南部和奥地利。由于德军初期作战顽强,盟军进展并不顺利。1945年春,迪安所部第44师跨过莱茵河,却在温斯顿堡碰上一颗“硬钉子”,德国第19集团军,该部拥有“虎”式坦克是当时最为先进的坦克。德军希望凭借着坦克冲开美军的堵截,逃往巴伐利亚山区。虎式坦克达到巅峰的战役是诺曼底登陆战,当时德国的士兵驾驶一辆虎式坦克直接把英军二十五辆坦克摧毁。二战中一辆虎式能轻松干掉十个盟军或者是苏联的坦克。

面对优势敌军,迪安率部顽强的同德军进行了反坦克战,第44师没有让德国的虎式坦克向山区靠近一步。最终,德军在突围无望的情况下,被迫投降。迪安去受降时发现自己抓到的俘虏居然有3万多人,比自己的部队还多。此战后,迪安被授杰出服务十字勋章。获得美国国会颁发的最高荣誉梅花勋章,被总统杜鲁门亲自授予过“帝国功臣”、“常胜将军”等称号。

美国总统杜鲁门急令远东盟军司令麦克阿瑟将驻日美军派往朝鲜半岛,而麦克阿瑟最先想到的就是第24师,在他眼里,第24师曾在太平洋战争中屡立战功,是一支精锐之师。而乐观的迪安也不相信朝军能与自己过招,他只带该师第1营,通称“史密斯特遣队”先行登船出发,7月2日在韩国釜山上岸,随后接防大田,迪安自己出任防区最高指挥官,而第24师后续部队逐次投入战斗。在接受韩国记者采访时,迪安轻蔑地将朝军称为“农民军”,还开玩笑地说:“我很想尝尝平壤冷面。”

但是,现在的第24师可不是迪安带领的在德国战胜虎式坦克的第44师,在日本占领期间,24师由于长期生活腐还有部分老兵退役,第24步兵师被日本媒体戏称为“榻榻米师”。在日本,第24步兵师和日本当地居民的关系已经非常融洽。满街的夜总会和酒吧通宵达旦地营业,提供着喝不完的鸡尾酒。一名军官只需要花上二十分之一的工资就可以雇到一个听话的日本仆人,为自己干些擦擦洗洗打扫卫生之类的活。美军甚至连乘坐火车都是免费的。

作为胜利者的美军,他们整天面对的是一帮点头哈腰的日奴,他们不受日本法律的约束,可以在大街上横冲直撞、为所欲为,这是在美国本土所绝对享受不到的荣耀,甚至有很多的女子写信给麦克阿瑟以此表达自己的仰慕之情。

朝鲜战争一爆发,让美军有点仓促上阵,美军紧急征调驻扎日本本土的24师一个营,先期进入朝鲜。这个营,仅有两个连,70余名老兵,匆匆加强了一个炮兵连,官兵领了三天的干粮和一个基数的弹药 ,120发子弹。炮连从日本出发时仅带有6发反坦克穿甲弹 组队首批空运朝鲜,史称为“史密斯特遣队”这样仓促上阵,连坦克等重武器都没有携带,足以看出美军对于朝鲜人民军的轻视。

新成立的史密斯特遣队抵达韩国空军基地。师长迪安少将前来为他们送行,他和队员们一一握手。“等你们到了釜山后,你们就开往大邱。我们要在离釜山尽量远的地方挡住北朝鲜军,越远越好。你们要尽可能地封锁主要公路。你们要和丘奇将军保持密切联系。如果你们不知道他的确切位置,那么就去大邱附近去找他吧。很抱歉,我不能给你提供更多的信息了,我把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了。祝你好运,上帝保佑你和你的兄弟们。”

迪安少将看着,这支史密斯特遣队其中有三分之二的人是十七八岁,从没参加过战斗的孩子兵。两个步兵连,两门75毫米无坐力炮,2门107毫米迫击炮,4门60毫米迫击炮和6个2.3英寸反坦克火箭队。用这么点人和这么点可怜的装备去抵抗北朝鲜大军无疑是在送死。然而,迪安少将知道,短时间内美军无法将大部队和大量装备运送到朝鲜。只能先派遣一支小部队到前线,尽量迟滞敌人的进攻,以争取美韩军队在后方建立稳固防线的时间。这种类似抗战时期“以空间换取时间”的战术的确为后来联合国军釜山防御圈的形成起到了一定的帮助作用。

“史密斯特遣队”首次与朝鲜人民军4师在竹美岭发生遭遇战,打响了美军地面部队入朝的第一枪,史称乌山之战。史密斯特遣队的对手是沿公路南下的朝鲜人民军第4步兵师。朝4师是朝军的头号主力师,在不久前的汉城战役中率先攻占汉城,被金日成授予“汉城第4师”的荣誉称号,朝4师师长李权武,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lskj.com/,阿斯顿维拉早年曾在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后加入八路军。朝鲜战争爆发后,李权武出任人民军第4师师长,副师长为抗联吴白龙,参谋长许凤学是东北抗联,这样一个同日军作战多年的部队经过换装苏联装备,战斗力十分强大。

史密斯特遣队只是坚持了六个小时,官兵伤亡惨重,最终被迫撤离竹美岭阵地,丢弃了所有的重装备以及重伤员,剩余人员零散撤至乌山以南的天安。虽然史密斯特遣队打了败仗,但为第24师的后续部队第34团和第19团的展开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亲临大田,向迪安少将布置作战任务,要求第24师尽一切可能,坚守大田到7月20日,为后续部队赢得缓冲时间。

7月19日,朝军第3师开始对大田发起猛攻,位于大田机场的美军炮兵阵地被朝军使用M-30榴弹炮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当天晚上,美军第24师被合围。朝军第3师师长为抗联战士李永镐,参谋长为八路军张平山。朝军步兵和坦克蜂拥杀入大田市区,并对残存的第24师展开歼灭战。

迪安少将带领美军被迫退入市区进行了残酷的巷战,每一个房屋都成为战斗的堡垒,师长迪安少将自己加入了第一线毫米无后坐力炮直接射击朝军坦克以外,亲自用手榴弹击毁一辆朝军T-34坦克,该坦克残骸至今在韩国大田纪念馆展示。20日午夜来临时,迪安少将认为任务已经完成,下令部队迅速撤离大田,但自己因为留在担任掩护的部队中,最后撤离时与部队失散。

迪安少将一个人躲藏在北韩田野间,只能夜行昼伏,在终日担惊受怕、忍饥挨饿的困境中硬生生扛过了36天。8月25日被游击队俘虏。原本体重170磅的迪安在被俘时,体重只剩70磅。不知是不是有意为之,朝鲜军官后来安排迪安吃了好几顿平壤冷面,让他“大饱口福”。

迪安少将被俘后,担心遭受酷刑暴露仁川登陆这一重大的战略行动,曾经考虑自杀。经过三年的狱中生活,回到美国,后重返军旅担任第6军副军长。由于迪安少将在大田战役中的卓越表现和只身炸坦克的英勇行为,美国国会授予迪安少将美军最高军功勋章。迪安在战俘营里也没闲着,把自己的被俘经历写成一本书,名叫《在朝鲜被俘历险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